这次采访是在日本足协大楼的接待厅举行的。在90分钟的采访中,这位85岁的J联赛创始人听起来很刺耳,但发人深省。

川渊三郎说:在东亚足球较强的韩国、日本、中国三国中,中国球员的工资最高。为什么中国国家队的水平上不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由于薪酬过高)满足于现状是主要原因,球员们没有走向世界与比自己更强的球队争高低的动力,这就阻碍了中国足球的进步与发展。J联赛(日本足球职业联赛)球员的目标是努力进入国家队,然后进入世界杯,这是他们最大的梦想和目标。为了实现他们的梦想,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得到欧洲球队的认可,暂时去欧洲踢球,但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入选国家队,代表日本参加世界杯。但我看不到中国球员有这样的目标。”

他说:在卡塔尔世界杯亚洲预选赛中,我看了中国和日本之间的两场比赛,中国都输了两场比赛,看起来很弱,这让我很惊讶。我认为这是因为中国球员不愿意代表中国进入世界杯,至少我感觉不到。

中国队曾经有实力与世界强队竞争。中国球员过去主动战斗、抢劫和敢于战斗。这一次,我只看到失望。中国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从个人实力来看,全队找不到强大的球员;作为一支球队,我感觉不到战斗和赢球的意志。

他继续说:30年前,当中国开始举办职业联赛时,J联赛刚刚成立,我被邀请为中国联赛提出各种建议。当时言不讳地告诉媒体,如果世界杯在亚洲举行,首选必须是中国。我当时就是这么说的,因为我就是这么想的。中国必须赢得世界杯亚洲预选赛,因为当时中国队有很多优秀的球员,中国人口众多,但现在中国队已经退步了。”

川源三郎说,除了意志力不强外,中国球员内部不团结也是一个大问题。曾执教杭州绿城队(现浙江队)的日本著名教练冈田武石向他透露了这个问题。

冈田教练回来后告诉我,在中国执教太难了。中国队有严重的倾向。如果你以省、自治区、直辖市为中心,你可以聚在一起,但如果你以中国为中心,你就感觉不到球员的团结和凝聚力。中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但说到代表中国,似乎没有起点,所以如果不改变球员的意识,中国足球就很难变得更强。

他说,过去,西班牙也有类似的问题。虽然他们有像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这样强大的俱乐部,但当他们上升到国家层面时,他们无法发挥自己的凝聚力。西班牙的一家俱乐部有实力赢得世界冠军,但国家队做不到,这与中国队相似。所以他们努力加强国家队,最终赢得了2010年世界杯的冠军。

川源三郎认为,中国足球要想取得突破,就必须从娃娃开始。首先,中国父母应该改变主意,让孩子喜欢踢足球;其次,中国足球经理应该组建全国各年龄段的比赛,从小就发现足球人才。

中国比日本有更多的父母不愿意让孩子踢足球。日本父母不会认为孩子将来踢足球没有好出路。给孩子一个梦想,学习和参加体育锻炼,培养一个人格健全的人。我认为中国有必要从这一点入手,告诉父母体育对孩子的成长有多重要,体育可以刺激大脑的发育。体育对于一个长寿社会和老年人保持健康至关重要。为了让中国父母有一个新的认识,我们应该放弃只有学习才是正确的思想。”

通过全国性的比赛,我们可以培养球员必须赢得比赛的坚强意志,一个接一个地赢得比赛,然后代表中国与世界强大的球队竞争。首先,赢得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冠军。这个级别可以是联赛,最后以淘汰赛的形式决定冠军,这肯定会使足球在全国各地流行起来。通过这种方式选择国家队成员可以培养球员代表国家的信念和意志。

川渊三郎在接受采访后告诉记者:中国足球一定会好起来,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2005年,日本足协主席川渊三郎发布了一份雄心勃勃的日本足协宣言,旨在让日本队在2050年赢得世界杯。17年后,川渊三郎告诉新华社,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到2050年还有不到30年,目标完全有可能实现。他说,目前有60多名日本球员在欧洲联赛踢球。如果其中20人能在五大联赛中发展成一线队,日本队就能与欧洲强队竞争。所以我认为到2050年就足以实现这个目标了。

30年似乎很长,回首往事只是一瞬间。1993年,J联赛开始第一个赛季的比赛,仅比中国的职业联赛早一年,但凭借扎实的推进,最终为日本足球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川渊三郎于1958年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时入选日本国家队。他于1964年代表日本参加东京奥运会。1984年,他带领国家队主教练参加了洛杉矶奥运会。1988年,他进入日本足协管理层,开始酝酿足球改革。

当时,日本足球在亚洲是二流的。1987年,中国队击败日本队,有资格参加汉城奥运会。川源三郎仍然记得90年代以前日本足球的落后。

当时(日本队)更不用说韩国队了,中国队也赢不了。中国队的水平远高于日本队。他说:日本连一个体面的联赛都没有。怎么才能赢韩国?所以从那以后,我们意识到要组建职业联赛。

当时,足球在日本并不是一项流行的运动。当我们组建一支职业球队时,既没有球场,也没有观众,也没有我们应该拥有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组建一支职业球队几乎是幻想。特别是,足球协会的官员们都认为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顶层人士反对。

当时日本联赛都是以企业命名的业余球队。川源三郎说:环顾欧洲或美国,他们的职业球队只有在球队所在地的支持和支持下才能生存。企业拥有的业余团队在日本是不可能成功的。因此,要组建一支植根于当地、得到当地人民支持的球队,这样才能维持管理,俱乐部才能成功。为了实现日本队的改革,从根本上改变思维,从而达到发展和提高足球水平的目的,这种思维的改变后来取得了J联赛的成功。”

因此,川源三郎带领人们首先联系各行业球队的管理层,测试他们是否愿意参加职业联赛。他们进一步讨论了那些感兴趣的球队。职业化最大的问题是哪个城市是主场。作为主场城市,必须有主体育场,但当时全国没有专门的足球场。川源三郎建议将全国主要城市的田径场改造成至少1.5万人的场地,夜间照明设备可达标。任何能够满足固定城市和主体育场条件的球队都可以被接受为职业球队。

条件制定后,会有更多的球队愿意参加。然而,田径场地的所有者基本上是当地政府。要获得田径场地的使用权,必须得到行政部门的支持。川源三郎只能逐一与地方政府协商,希望他们能支持球队使用这些场地。他去的第一个城市是横滨。

我找到了市长,他说他不能为一个单一的足球赛事提供场地,职业球队是一个企业,为一个企业和一个竞争团体提供场地会引起公众的反对。我访问的几乎所有县市都有同样的反应。

然而,川源三郎耐心地游说说,J联赛不仅是为了足球,也是为了足球俱乐部。他恳求政府提供这样的机会,在未来建立一个公民可以随时使用的体育设施。

川源三郎说:职业联赛的成功需要三位一体的公民、企业和政府的共同支持,因为它正处于泡沫经济的高峰期,政府财政足够,企业也处于高峰期,利润可观,钱不知道如何使用。当时,有人提出振兴当地经济,J联赛也提出通过联赛提振当地经济。因此,泡沫经济间接地促进了J联赛的建立和后来的成功。”

近30年的改革终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日本将连续第七次参加世界杯。在卡塔尔世界杯上,日本和西班牙、德国和哥斯达黎加分为E组,被称为死亡组,但川源三郎认为这是日本的幸运。

我认为日本有机会和两支冠军球队分成一个小组,而不是运气不好。在日本的水平上,很少有机会与世界级的球队比赛,所以我期待着日本在世界杯上的表现。

川渊三郎对日本队与世界强队的差距有着清晰的认识。他说,差距体现在各方面,最重要的是训练。

30多年前,我去参观了欧洲联赛。我对在非正式比赛中争夺球的强度感到惊讶。他们会争夺受伤的程度。我甚至认为有必要吗?但是如果你想取得进步,除了训练没有其他选择。韩国教练在日本职业俱乐部执教,他们的做法非常严格。他们训练,下午训练,这样的球队在J联赛中非常强大。而日本教练执教的球队,只训练了半天,在我看来太温和了,要增加训练量。你知道奥西姆(日本国家队前主教练),他最近去世了,他说球队不需要休息。与欧洲相比,日本队的练习内容差距很大,因此必须从训练开始改变。”

早在2008年,川渊三郎就已经卸任日本足协主席,但足协仍然为他保留了一间办公室,他每周去办公室一两次。

足球从来不是他生活的全部,他似乎从来没有退休过。除了担任足球协会的顾问外,他还担任日本顶级联赛组织的主席,包括足球、足球、棒球、篮球、冰球等13个职业联赛。当然,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最著名的是担任东京奥运会的村长,几乎成为东京奥运会组委会的主席。

我很高兴成为奥运村的村长。为什么?因为1964年,我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参加了东京奥运会。东京又举办了奥运会。我有机会成为奥运村的村长。这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对吧?在我的余生中,我很荣幸被赋予如此沉重的责任。

川源三郎非常重视村长的地位。他知道村长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在开幕式上与来自世界各地和地区的选手交流。他不想通过翻译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交谈,所以他让人们记录他们可能说的所有英语和法语,并回去背诵,希望在开幕式上发挥作用。

我从来没有想过疫情,取消了问候,这让我很失望。我想让大家看看我说法语的情况。

2021年2月,时任东京奥组委主席的森喜朗因歧视女性的言论被迫辞职。当时川渊三郎的继任声音很高,但他随后宣布无意担任此职,桥本圣子成为奥组委新主席。

对于这个曲折,他说:当时确实有人推荐我当主席,但我觉得桥本女士当主席比我好很多。现在人们强调多样性,所以作为女性推广奥运会是非常合适的。桥本女士既有执行力又有能力。她在各种场合的演讲都很精彩。说实话,我不适合在那种场合发言。所以,我发自内心的认为让桥本圣子当主席是对的人,但我觉得没有当主席是很幸运的。”

2015年,川源三郎被任命为日本篮球协会主席,开始领导日本篮球职业化改革。同年,他倡导建立13个球联赛,形成日本顶级联赛

他甚至提议成立日本麻将联赛,期望将麻将职业化。他身体力行,为居住的社区赠送了两套麻将桌,自己每周都去玩一次。

当我在日本提到麻将时,它与赌博有关,所以我们对麻将没有什么好印象。但麻将联盟规定不允许赌博,一旦发现赌博,立即取消。所以联盟排除了所有的赌博成分,并成为一个健康的活动。

他还说,让孩子们玩麻将可以让他们避免整天玩手机。此外,麻将是四个人的游戏,可以加强相互沟通,但也可以增强判断、推理和想象力。

我们向学校和家长解释说,麻将游戏已经在东京一些学校的课外活动中引入,所以我期待通过麻将联赛推广麻将。

然而,川源三郎最喜欢的是高尔夫球。他现在打的比赛叫年龄差,就是和年龄挂钩的打法。他76岁开始打,当时分数是75杆,现在每周至少打一次。

川渊三郎说,他的人生格言来源于《礼记》中的一句话:死后,意思是努力工作或为某个目的奋斗一辈子,直到死后才放弃。采访结束后,他用刷子给记者写了这句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